淮南月冷

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刀戟的剑三日常

纯属瞎掰,无聊产物,基三PV10086,技能设定不对的请勿喷

下文开始

————————————————————

  今天羽人非獍忙完兼职之后难得有时间上线。

  点开游戏,登号,上线,做日常。

  羽人在这个服的号是个喵哥,刚满级没几个月,一身浩气阵营装备,不算大也不算小。

  本来也就打算做个日常消磨消磨时间就去睡觉,羽人在神行马嵬驿之后刚接了跑商任务忽然就听到密聊一声响,点开频道,是慕少艾。

  “【呼呼艾艾】悄悄对你说'哎呀,羽仔今天有空上线呀?'”

 “你悄悄对【呼呼艾艾】说:'嗯,做个日常'”

  “【呼呼艾艾】悄悄对你说:'跑商是吗?等我神行一起呀……”

  随即一个组队申请就被丢了过来。

  羽人随手点了同意,然后就背着货物在原地挂机,不一会一个秀萝就神行到他面前转圈圈。

  话说少艾这个人吧,本职是个药师,于是在游戏里也玩的是个奶妈,五七万歌都有而且玩的还不错,唯一癖好的大概就是偏爱萝莉吧,几乎没玩过成男成女体型。每次说起来朱痕都对他的恶趣味嗤之以鼻,但是当事人反而是一本正经的替对方惋惜,说是不懂游戏的乐趣。

  羽人原本是不玩网游的,但是架不住断雁西风拉阿九下水,阿九拉慕少艾下水,慕少艾又笑眯眯地拉自己下水,所以最后还是弄了个耍双刀的明教。只是别人家喵哥都是怎么骚气怎么来,就羽人一脸整天苦大仇深地蹲圣墓山山顶看月亮。

  此时羽人看看面前这个转着圈圈的秀萝。嗯……标准萝莉脸,一头白发,浅黄色成衣,唯一算得上标志特征的大概就是与本人一样在左眼下有条墨色刺青。总而言之,这个萝莉非常符合慕少艾的风格和审美。画面忽地一转,萝莉飘然转身收了双剑和满屏的粉色,浅黄裙摆荡出一朵花,然后界面就弹出一个提示:

   “玩家【呼呼艾艾】想和你抱抱,请问是否同意?”

    羽人非獍愣了一下,鬼使神差地点了确定,接着就看到游戏里自己那个背着货物的喵哥单膝跪地拥抱了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了将近半个人的小萝莉。周围被来往交接任务的人潮所包围,所有人皆沉醉于自己江湖中,没人注意这里的小插曲。羽人拉着视角来回转了几圈,画面定格在小萝莉隐隐含笑的脸上。

  这多像慕少艾啊……那个人也是这样慈眉善目,隐隐含笑,浑然天成的乐天派。想到这里,羽人心思一动,点开幻境云图,就着拥抱的姿势就截了张图下来,小小的黄衣萝莉掂着脚尖几乎整个人都埋在了喵哥怀里,当真是小鸟依人。

   密聊频道里又是一声响,羽人瞥了一眼,是慕少艾发来一个YY房间号,点开手机YY刚插上耳机就听到慕少艾清浅的笑声响在耳边:“怎么,羽仔还没抱够呀?”

  羽人猛然想起游戏中两个角色还抱着呢,不由得耳朵一热,赶紧点了取消,看着游戏里匆匆分开的两个角色,羽人问到:“走吗?”

   “呼呼,等我先接个任务……”说完,黄衣萝莉就跑开了,不一会耳边就传来慕少艾带着笑意的声音:

  “羽仔,我们走吧~”

  “嗯”羽人短短应一声,翻身上马跑在前面,慕少艾的秀萝就跟在后面。

  其实吧,跑商这种东西真还得看脸,天有不测风云说的就是这个。刚跑出据点没多长时间,两人就被劫镖了。

  先是跑在后面的慕少艾被一个隐身的恶人喵哥拉下马缴械。所幸秀萝切的是云裳,慕少艾一看情况不对,立马操作跳来,顺便给自己甩了几个风袖回血。羽人一看有人劫镖,下意识一个蹑云冲过来替慕少艾挡着,一连串操作很是犀利,但奈何对方装分太高,最终羽人还是被打死了。

  看着游戏里死掉的角色,羽人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劫镖这种事各凭本事,谁也怨不得谁,他现在只是想提醒慕少艾赶紧跑,一个奶秀对上高装分的明教根本手无缚鸡之力。

   然而击杀了羽人的喵哥后,这个劫镖明教并没有对秀萝下手,只是悠哉地捡了地上的碎银,甚至还在近聊频道里发消息调戏慕少艾的秀萝,大致意思就是“秀萝萝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不打你啦~小妹妹要不要认识一下呀~”最后还恶俗地加了个飞吻。

   羽人当时就面色一寒,但奈不住自己已经躺尸了,刚想点回营地,画面一转,却是慕少艾将羽人拉起来了。

  “羽仔,你先别起来。”

   “好。”羽人应了一声,其实他觉得慕少艾有点生气了,从他被打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声,只有两个人的YY频道里一时静的可怕。

   只见慕少艾操作着秀萝淡定地拉完人,然后,干净利落地换装备,切冰心,瞬间从背包里掏出一把精六插八的12段武器,抬手一招剑神无我就把对面给打懵逼了,接下来又是一系列连招,羽人非獍隔着耳麦都能听见噼里啪啦搓键盘的声音。约摸半分钟劫镖明教就再起不能,这时候羽人才点了确定起来打坐回血,就听到YY里慕少艾带着点张扬的笑声:“敢动我的人!你还是太嫩~”

  事后羽人才不会承认当时真的被慕少艾给帅到啦(/▽╲)


摸鱼的结果大概就是什么都想写进去,但是什么都写不好_(:зゝ∠)_
人物严重OOC,也就看看乐乐吧……
  

白嫖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回报社会了_(:зゝ∠)_
最近再补剑踪和刀戟,全程最心疼的也只有少艾了吧……看个剪辑分分钟哭成狗QAQ
因为还没有补完,人物还是OOC,道友们非喜勿喷

我……来填坑了_(:зゝ∠)_拖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
人物日常OOC,还是希望大家喜欢,非喜勿喷啊……

之前中元节的一个脑洞,迟迟没写,直到前几天翻出来手稿_(:зゝ∠)_
人物OOC,非喜勿喷,还是希望各位观众老爷喜欢

跳票了不知道多少天我终于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坑……_(:зゝ∠)_
相信我对这一对是真爱
图片看不了就试试链接吧_(:зゝ∠)_我也是第一次用简书
http://www.jianshu.com/p/8cf5e0600088

相与绘浮生

古风设定
文笔渣,剧情拖沓,人物ooc
非喜勿喷

以下正文

————————————————————
第二章 浮光
  “多谢惠顾,李员外,请慢走。”
  天香楼外,江烁施施然向对方行礼。
  而吃足亏的李员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恶狠狠地“哼”了一声后便拂袖而去。
  江烁则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欣然起身,掸掸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又掏出刚刚签到手的地契,细细端详了好一会才满意地放回贴身内袋。于他而言,生意只要做到就好,管他有什么想法呢!
  “好了,生意做成了,那么接下来……秦二?秦二!”
  江烁大声呼喊着同伴的名字。奈何他微弱的呼喊在繁华街市的喧嚣中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一下就被淹没在不知哪个角落。往来人群熙熙攘攘,伛偻提携,络绎不绝。商人,书生,农夫,老翁……什么样的人都有,只是偏生没有他要找的那个。
 “要命,那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
  江烁不满地嘟囔着,不想蓦然回首,那人却在人影阑珊处。
  彼时,暮色微沉,夕阳正好,那人披着玄色外袍,坐在馄饨摊旁的木椅上,略长的头发用红绳松松垮垮地扎成一个小辫,斜搭在肩上。论年纪,不过与江烁相仿,但他偏生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来;似水,波澜不惊,淡然沉静,又似冰,杀伐决断,披荆斩棘。
  只是此时那人正专心致志地逗着膝上的小奶猫,像归刀入鞘般将全身锋芒收敛,连平时不苟言笑的侧脸都染上一丝柔和。正赶上馄饨开锅,温吞的白色悠悠腾起,铺天盖地,将那人的轮廓吞没,好似有一双看不见的双手,朦胧中描摹着他的侧颜。
  江烁不由看呆了,从没觉得那人如此耐看,整个人沉浸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中。像是察觉到了目光,那人扭头看向江烁,先是一愣继而莞尔一笑。透过迷蒙的水雾,余晖将他弯起的唇角镀上光辉,一切都安然美好。
  “江烁。”那人起身,低低地唤道,“过来。”
  不知怎么的,江烁总觉得脸上烧得很,心跳也忽得加快,果然天热容易上火。
“哎,秦一恒,这单生意做成了,你功劳最大,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江烁顾左右而其他。
  “就吃这个吧!”秦一恒一指旁边的馄饨摊。
  “出息!”江烁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就不能换换别的吗!老吃这个,又不会吃出花来!”
  “可是我想吃这个啊!”秦一恒无辜地眨眨眼。
  “好好好,随你!”江烁略带不自然地别过头,不去看秦一恒的脸,自顾自在桌边坐下,耳尖有点发红,“老板,来俩碗馄饨!”
  “好嘞!”
    在江烁看不见的地方,氤氲蒸腾的雾气轻掩了秦一恒笑盈盈的眉眼。

————————————————TBC

完了,好像把秦爷写崩了_(:_」∠)_
下一章正片开启(ง •̀_•́)ง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๑•ั็ω•็ั๑)

相与绘浮生

观众姥爷须知:
古风设定
背景是瞎编的,但年号是真的
文笔渣,逻辑性全无,主要为自产自足(maya凶宅圈好冷 我都快饿死了_(:_」∠)_)
如有错别字,感谢各位小天使帮忙指出
如有雷同,算我抄的
最后一句,非喜勿喷

那么,以下正文

————————————————————
第一章 陽春
  北宋 淳化年间
  金陵 天香楼
  装饰得古色古香的雅间内坐有两人。一位年过半百,衣着花哨,打扮配饰皆是穷奢极侈,无一不显露这一位财大气粗的地主的身价。只是那连紫金宽袍都包裹不了的肥胖身躯,反倒使这位大地主显得愚笨庸俗。
  而这位地主对面的男子则要年轻的多。不过弱冠之年,却生得温润俊朗。身着一袭白衣,并无过多纹饰,只是不经意间露出用金丝绣出滚云边的袖口,举手投足间从容低调,更具一种书卷气。
  “这价钱已经很公道了,李员外不再考虑下?”
  白衣青年微微浅笑,把玩着桌上的绿玉盏。一点碧色在他修长白皙的手指间流转,煞是好看。
  而白衣青年口中所说的李员外就没有这么悠闲了,油光满布的脸涨得发紫,更显得他面目狰狞,种种表情无一不表示他此刻气愤至极。而他 听到白衣男子这话,更是没好气,差点咆哮出口。但到底都是生意人,场面话还是要说的。于是深吸一口气,暗咬着牙开口。
  “此言差矣,江老板,你这价格可有点欺负人了。不说别的,李某人这几十年沉浮商海,多少还是知道点……”
  “但这宅子到底还是出过人命了,不是吗?”白衣青年迅速截住话头,“毕竟这么晦气的事,就算再好的宅子也无有办法。”末了,又施施然补上一句,“更何况‘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的道理,李员外您不会不懂吧?”
  他笑得极精明,半眯起来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算计,像极了一只狡黠的狐狸,盯着自己的猎物,势在必得。
  那李员外被他堵得无话可说,不由又是一阵气结。要不是自己宅子出了事,跟着好似走了霉运般连生意也一落千丈,如今更是山穷水尽,才想着把宅子卖了,一来以解燃眉之急,二来也算把晦气源头给丢了,转转运气。谁知道会遇上这么个祖宗。李员外又想起初见这个白衣青年时,那时见他彬彬有礼,微微笑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就想挖了自己双眼。
  “幸好自己当时没以为他好欺负,没给他下过绊子,不然还不知道会被这只狐狸整成什么样子!”事到如今,李员外也只能这么庆幸了。
  “李员外!”
  这位名为江烁的白衣青年突然将手中不停把玩的绿玉盏扣在雕工精良的楠木桌上,顿时磕出一声脆响,惊得出神的李员外差点没跳起来。
  当时被雕花木格窗筛过的阳光星星点点,撒满个雅间,明亮的有些刺目。白衣青年微微眯着眼,慵懒地像只吃饱喝足的狐狸,笑得一脸张扬。
  “那么,您考虑好了么?”

——————————————————TBC
药丸药丸,写着写着就爆了字数,只好分章了_(:_」∠)_
结果写这么多秦爷还没出场←_←我的锅!!(´இ皿இ`)
下章秦爷出场!!下下章进入主线(要是我不爆字数的话←_←)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关山万里路 拔剑起长歌
【看了动态漫画 长歌真是帅出新高度!!~\(≧▽≦)/~付上白斩鸡大大送的长歌~以后练个琴娘吧】

【双花】欠一个拥抱

终于写到大孙告白了!前面这么多铺垫我拖成那样也真是蛮厉害的←_←
本章略含喻黄 闺蜜向
人物ooc 文笔渣 背景设定冲突什么的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下面正文
————————————————————
    第二天张佳乐从大床上爬起来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这是哪里?他怎么在这里所有的记忆从他和孙哲平碰杯后就断片了……等等,他和孙哲平?孙哲平?!张佳乐一下就炸了。自己酒品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千千万万别做了奇怪的事啊!要是有什么误会那就完蛋了……
    张佳乐对孙哲平一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他退役一年的时间里犹为强烈。有时候因此连在荣耀里虐菜也提不起他的兴致。
后来张佳乐还特地在夏休期跑去G市找黄少天聊天。
    那天黄少天请张佳乐吃的烧烤,当然喻文州也来了。当张佳乐第三杯酒下肚,所有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黄少天一听他的情况,立马一拍大腿:“二乐乐,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平时看着你这么有忧郁气息,应该情商挺高的吧!怎么一到自己就傻逼呢?我跟你讲啊,这种情况必须是你暗恋孙哲平啊!我给你分析啊,你听好了……”
    “等等等等”张佳乐赶紧刹住黄少天的话头,“你说,我暗恋大孙?”
    “是啊,这很明显啊!对吧,队长?”黄少天看向喻文州,而后者则一脸微笑的点头。作为联盟中最先成的一对,他们在一起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相反黄少天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喻文州是他家的,省得有花痴女粉丝整天想着要给他家队长生猴子@( ̄- ̄)@
    然后?黄少天打开话匣子还得了?张佳乐被迫听黄少天讲了大半个小时他和他家队长的罗曼史。
    “妈的,心真累,出来还要被迫看脱团狗秀恩爱←_←”张佳乐心塞地瘫在桌上,一脸大写的生无可恋。同桌的两人真是秀的毫无人性,手上的戒指不说,黄少天喋喋不休的说着,喻文州一脸微笑的听着,时不时还递水拍背,看的张佳乐烧的心都有了。
    “嘛,总之就是这样了,二乐乐你是属于典型的当局者迷啊。让身为恋爱大师的本剑圣给你讲讲我的光荣事迹,想当年我……”
    “就你←_←还恋爱大师?笑死我了。不过到底当面你们俩是谁先追的谁啊?”张佳乐也来了兴致。
    这会黄少天不说话了,脸莫名有点红。喻文州笑着摸着他的头发,宠溺的说:“当时情况和前辈有点像哦。也是少天暗恋我,不过是我表的白。”喻文州回忆当时的情况:“少天当时还是挺害羞的,所以我就想趁还没有情敌的时候就把少天抢到手,然后就成功了。”
    “啧啧啧,喻文州你心真脏←_←”
    “呵呵,多谢前辈谬赞^_^”
    所以即使是有黄少天这个过来人的身份的经验支持,和喻文州这一大心脏的开导辅助,张佳乐这个迟钝的家伙至今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心意。

    镜头切回现在,孙哲平抱着胸在旁边好笑的看着张佳乐一脸表情的高深莫测,看够了才轻笑得开口:“睡醒了?”
   “怎么睡傻了?头疼不疼?”孙哲平关心的伸手摸摸他的额头。
    张佳乐则像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等等等等,大孙你有话好好说。”接着他有不好意思的开口:“昨晚真不好意思啊,那个,我又没有干什么奇怪的事啊?”
    孙哲平故作惊讶的样子:“你什么也不记得?”
    “不记得。”张佳乐一脸视死如归,要是不小心说错话,做错事他就死不认账,强赖酒精!
    “算了,不记得也好。”孙哲平故作可惜的长叹一口气,这反而把张佳乐好奇心勾上来了,各种旁敲侧击想知道。
    “真的想知道?”孙哲平挑眉。
    “嗯(⊙_⊙)”
    “好吧,事实就是你喊了一宿我的名字,而且……还哭了。”孙哲平故作神秘:“没想到你这么重视我啊,乐乐。”孙哲平笑起来,笑的很满意。
    “这……”在孙哲平的笑声中,张佳乐真是羞死的心都有了。
    “张佳乐。”
     “嗯?”
     “我喜欢你。”
      张佳乐瞪大眼睛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孙哲平。原本以为只是一个玩笑,结果却对上对方无比认真的眼睛。第一次觉得孙哲平的眼睛很深邃,深邃的张佳乐看不清他的心。
    孙哲平看到张佳乐半天没有反应,心就已经凉了一大半。他本以为张佳乐昨晚无意识的行为即使不代表张佳乐喜欢他,至少也代表在他心里有孙哲平这个位置。然而事到如今看来他错了,错的彻底,从今往后怕是朋友也做不成了。但是他不后悔。正如钟叶离所说,暗恋一定要告知对方自己的心意,他说了,所以他不后悔。

【藏了那么多 那么多年想说的话
  就在此刻 就在此刻全部迸发
  拉不上关闭的闸
  你 你不要 你完全没必要害怕
  你 你可以 你完全可以不回答
  就当欠我个拥抱】

    “还有张佳乐,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如果你觉得恶心或是讨厌的话,我可以从此以后不再见你……”孙哲平越说声音越低,到了最后他已是没有勇气去看张佳乐的表情了,“只是不管怎样,乐乐,我还是希望你能快乐幸福。”

【你要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得到?
  我也只有对你才那么好
  其实我们维持现状可能更好
  肯定更好?】

    一点都不好!!

    张佳乐突然起身抬手就给孙哲平一耳光:“孙哲平,你从来都是这样大男子主义,自私。从前是,现在也是!!”他浑身颤抖着,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为什么不考虑考虑我啊!手伤再一声不吭的离开,你知道这么多年我多辛苦吗!!”张佳乐好看的手死死握成拳,直指指节泛白。
    “对不起。”孙哲平心疼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人,自己的不负责任让张佳乐吃了这么多年的苦,他是真的很抱歉。
    “所以还走吗?!”
    “啥?”
     “我问你你还走不走!”张佳乐变扭的别过头去,脸上有种不自然的红晕:“如果我答应的话。”
     孙哲平一愣,随机嬉笑着将人拥入怀中,“不走了不走了”他抬起怀中人的脸,轻轻吻上那令他魂牵梦绕的唇。

     “至此往后,繁花血景再不相离,永不黯淡。”

——————————————————END
PS 完结撒花~\(≧▽≦)/~虽然有点烂尾 虽然有点拖沓 虽然文笔渣 但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写双花文 有什么问题请大家多多包涵!同时也很感谢那些帮我指出问题的小伙伴!万分感谢!
最后还是希望各位看官姥爷能喜欢!!
                           ————淮南月冷
   
   
   

【双花】欠一个拥抱

发现我越写越和这个标题没什么关系了←_←
最后几更尽量写完 开学就不能浪了
人物ooc 文笔渣 有问题的话请指出吧!
下面正文
——————————————————
    孙哲平一开始打算把张佳乐送回霸图的。但当喝醉了的张佳乐第N次把安全带当成“绑架”时,他觉得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比较好。谁知道张佳乐会不会一醉之下把霸图给拆了。
    最终孙哲平将人扛进了楼冠宁在Q市的一处小别墅。途中给韩文清发了一条信息,就说张佳乐不小心喝醉了回不去了云云。不过从回的短信的简短程度和标点使用的严谨性看出,估计多半是张新杰。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当孙哲平找完醒酒药回来时,就看见原本躺在床上的张佳乐起尸似的低着头直挺挺地坐在床上,吓得他当时就腿脚一哆嗦。都说醉鬼最难照顾,因为不按常理出牌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他是跳床还是跳窗。孙哲平蹑手蹑脚地摸过去,将靠床的窗户全部锁死,才小心翼翼的去查看张佳乐的情况。
    张佳乐低着头,柔顺的发丝披散着,看不清表情。孙哲平背着光,轻轻梳着他的头发,动作轻柔的像摸着一只小猫。
    像是感觉到了头上的触感,张佳乐慢慢抬起头,整张脸埋在投下的阴影里,略显呆滞的盯着孙哲平一会后,突然绽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他就这样看着孙哲平笑着,醉酒的眼眸里蒙上一层水汽,亮晶晶的,仿佛里面蕴藏着整片星空。孙哲平看着眼前的张佳乐,莫名觉得喉咙有点干,不过更让他动弹不得的是张佳乐接下来的举动。神志不清的张佳乐依旧痴痴的笑着,突然整个人都扑了上来,一把抱住孙哲平,口中不断念叨的是他的名字。
    大脑顿时就停机了,孙哲平整个人被压在床上,下一秒钟满怀芳香,那是张佳乐身上的味道。柔软的发丝蹭着他的脖子,怀中人温热的气息吐在耳边,带着微醺的酒气。更要命的是,这只妖孽口中叫的还是自己的名字。这种刺激让孙哲平差点当场就硬了。不过所幸为数不多的理智克制了自己的欲望。他用力掰过张佳乐的脸,迫使他变得清醒。其间孙哲平一直咬着牙克制吻上去的欲望。然而张佳乐好像没听见似的,眨眨眼睛表示很无辜,软软的发丝蹭着孙哲平的颈窝,像是撒娇似的,将头埋在他的耳边,轻声笑着。然而笑着笑着,声音就变成了小声的呜咽,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这可吓坏了孙哲平。他一向不会哄人,现在面对哭了的张佳乐更是手足无措。他想看看张佳乐的脸,却被搂的更紧,耳边听见的是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和模模糊糊的音节。听了好久孙哲平才分辨出张佳乐在念叨什么。他说“大孙,求你,别走……”语气今人心疼。
    像是心中最柔软的一块被戳中了,孙哲平伸出手抱住张佳乐,轻轻拍着他的背,动作轻柔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渐渐的哭声小下去了,孙哲平轻轻抹去了他脸上的泪痕,这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也只有面对张佳乐时才回显露吧。不得不说张佳乐的睡颜还是挺让人心动的。天人交战良久,孙哲平抱着私心的轻吻了张佳乐的额头。
    “晚安,乐乐……”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