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月冷

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雪满头

对于住在仙山的人来说最喜欢的节日除了清明就是中元节了。

清明节是可以接受到还健在的亲朋好友捎过来的各种礼物,而中元节则是大家可以挣脱“门”的束缚,去看看仍活在苦境那些令自己魂牵梦挂的人。

对此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慕先生表示:“哎呀呀,老人家好久没有出门了,也不知道现在苦境行情怎么样,琉璃仙境是不是还是日常爆炸?”

落下孤灯

今天的落下孤灯还是一如既往地白雪飘飘。

羽人非獍拉着他的二胡,曲调依旧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通常此时他都是孤身一人,不过今日来了个鹤发童颜的黄衣药师,背靠着羽人非獍坐在地上,呼呼地抽着黄竹管的水烟,一脸满足地笑眯着眼睛,活像一只晒着太阳睡懒觉的橘猫。

二胡曲调断断续续,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于此相对的黄衣药师的嘴也是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从“西风小妹生了个大胖小子,老泊仔高兴得差点没绕着仙山跑三圈”说到“老缺仔昨天又来抢我酒喝,把朱痕捎给我的最后一瓶全喝光了,一滴都没剩,这是极为不道德,我们要强烈谴责他”又说到“前两日隔壁山头又来了个美人,长得可真水,哎呀呀,只可惜……”

听到最后羽人非獍实在受不了了,二胡一丢,忍无可忍地开口:“慕少艾!如果话少一点,你的人可以可爱一倍!”

慕少艾闻言一愣,托在掌心把玩的黄竹烟管一停,随即又展颜笑了,应到:“好呀!羽仔,那我不讲话了,你讲给我听好不好?”说完就凑到羽人面前笑眯眯地盯着他看。

羽人一下子被盯得不好意思,别扭地转过头去错开视线,却又被慕少艾捧着脸扭了过来。他比划了一下,疑惑地开口:“哎呀,羽仔我说你是不是胖了呀?”说完还捏捏羽人腮帮子上的肉,嗯,手感不错。

“没有!”羽人恼羞成怒,挣开放在脸上的手,张开大翅膀就想飞走,却不防慕少艾直接整个人扑到自己怀里,手忙脚乱怕人摔着就抱了个满怀,张开翅膀也不飞了,就抱着人呆呆站在原地。

慕少艾蜷在羽人怀里听着强壮有力的心跳吃吃笑着,他的羽仔不管过了多少年依旧是从前那个样子,表面上生人勿近,其实呀心里比谁都好,多好呀,还好当年那个计谋成功了,不后悔呀不后悔呀。

羽人哪知道怀里这个人的弯弯心思,只是觉得终于安静不闹了的慕少艾真的太美好了,无意识地下巴抵着怀中人的额头上,紧皱的眉心微微舒展来,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那一刻时光宛若停滞。

“羽仔,你就真的没什么想说的嘛?”

“……”他现在倒是挺想把怀里这个破坏气氛的家伙打一顿,可惜不舍得。

“真的没有嘛?”慕少艾星星眼状。

“……”

“哎呀呀,算啦算啦,老人家逗你玩呢……哇!羽仔你干嘛?!”猝不及防就被公主抱然后飞起来的慕少艾本能搂住羽人的脖子,“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能受惊吓啊!”

羽人没有应声,只是抱着人飞起又稳稳落在落下孤灯的亭顶上。纷纷扬扬的白雪落个不停,拂了一身还满。羽人明明知道怀中之人早已不是此世之人,没有五感病痛,却依旧将翅膀微微收起,像手一样把慕少艾护在中心。

“慕少艾”,羽人开口,这是今晚第一次如此正经地唤他的名字,已经完全长大的白衣青年伸出一只手摇摇指着山下,“你看到了么,那间黄屋子是阿九开的医馆。”

眼前风雪肆虐,铺天盖地的白色吞没视线,哪里看得到什么黄色的屋子?慕少艾微微阖了眼,却仿佛那间屋子就在面前。

“我看到了,那间医馆是不是檐下挂着六翼风景?哎呀呀,阿九也太懒了,怎么用茅草做的房顶?这要是下雨了了怎么办?果然还是要请朱痕帮忙砌个房顶……”

“慕少艾,”一双粗糙温暖的手附上了双眼,“你不要哭。”

“我没有哭”,我只是高兴。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他所爱的人所豁出命去救的人都过的很好,慕少艾是真的高兴,就算自己没有办法陪着一起走下去,只要他们一生从此平安喜乐,他也知足矣。

有软软的触感落在眉心,接着是双眼,脸颊,最后是……嘴唇。慕少艾的体温已不是常人,羽人的吻却好像裹着一团团火似得,将他吻的快点着了。灵活的舌尖在两人口中你来我往地纠缠着,羽人深深吮吸着他口中每一点空气与液体,仿佛还能尝到从前苦糖的余味,舌尖扫过每一寸牙齿,最后才好似满足般得退出。

慕少艾被吻瘫在羽人怀里,气息不稳,面色绯红,却依旧改不了爱开玩笑的坏毛病,“哎呀呀,小年轻就是血气方刚,老人家我可受不了……”

“慕少艾”,羽人扳起他的脸,额头抵着额头,深深地望进他的瞳仁里去,“我想你。”

慕少艾看着倒映在羽人瞳仁中自己小小的样子,忽得笑了。

“傻羽仔,我也是。”

君在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本来只是突发中元节一个场景,没想到最后被我写出了这么多字。
大半夜码这种文章最后自己都被虐的掉眼泪
少艾QAQ

【缺万】晨光(上)

中元节来炸个尸,萌了对超级冷的BG我很崩溃……
想写迷糊总裁俏助理,给缺舟和雪夜疯狂打Call!
人物OOC,想写有点迷糊的缺舟和能干帅气的雪夜!
以下正文,非喜勿喷

————————————————————————————
今天早上缺舟一帆渡醒的时候,万雪夜并不在身边。

穿堂风撩起纱帘,秋日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投映到脸上,明亮却不十分灼人。洁白的绒被像潮水一样拥着缺舟,于是晨光太过耀眼,被里的人惺忪睁开眼,瞧了瞧天色,又嘟囔着埋进被窝里翻个身,伸手想搂住自己的小娇妻再睡个回笼觉。

但是翻身伸手却没有搂到人,反而是迷迷糊糊没控制好力度,扑空之后手臂就直直摔在床上,地板传来枕头落地的声响。

啊,这回是真的醒了。

缺舟拥着被子慢吞吞地在床上坐起来,抱着砸得有些疼的胳膊,神情看上去特别无辜。刚睡醒的他脑子还有点空,这个时候不管是看人还是看物都是特别迟钝,别人问什么, 他就答什么。所以有时候深谙其作息的万雪夜就会趁这段空白期,占一些口头便宜,再顺便录个音之后放给缺舟听,只是当事人多半又会面红耳赤羞愤欲死。没办法啊,谁叫正常状态下的缺舟一帆渡是属神棍的,说话绕来绕去云里雾里,动不动就深刻禅理,经常让说话做事走直爽路线的万雪夜听得想打人。

不过这段空白期还是跟短啦。清醒的缺舟依旧是那个正常状态下的神棍,顶着张仙气飘飘的脸,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把对手一个个忽悠到洗脑。

回过神的缺舟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适应了室内明亮的阳光,视线扫去四下却是没有看到万雪夜的身影。

“雪夜~雪夜~”缺舟带着些许鼻音拖长了调子念着自家小娇妻的名字,手边床铺早已没了温度,说明人早就起床了,但是雪夜却没有应声,是不是出门了?

楼下厨房隐隐约约传来声响,空气中浮动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勾得人神往。缺舟随手从床头扒出条裤子套上,衬衫翻了半天没找到也就不穿了,所幸天并不冷,草草收拾一下,他就踩着毛绒大拖鞋下了楼。

TBC
总感觉叫雪夜小娇妻会被冻气入体_(:зゝ∠)_​​​

刀戟的剑三日常

纯属瞎掰,无聊产物,基三PV10086,技能设定不对的请勿喷

下文开始

————————————————————

  今天羽人非獍忙完兼职之后难得有时间上线。

  点开游戏,登号,上线,做日常。

  羽人在这个服的号是个喵哥,刚满级没几个月,一身浩气阵营装备,不算大也不算小。

  本来也就打算做个日常消磨消磨时间就去睡觉,羽人在神行马嵬驿之后刚接了跑商任务忽然就听到密聊一声响,点开频道,是慕少艾。

  “【呼呼艾艾】悄悄对你说'哎呀,羽仔今天有空上线呀?'”

 “你悄悄对【呼呼艾艾】说:'嗯,做个日常'”

  “【呼呼艾艾】悄悄对你说:'跑商是吗?等我神行一起呀……”

  随即一个组队申请就被丢了过来。

  羽人随手点了同意,然后就背着货物在原地挂机,不一会一个秀萝就神行到他面前转圈圈。

  话说少艾这个人吧,本职是个药师,于是在游戏里也玩的是个奶妈,五七万歌都有而且玩的还不错,唯一癖好的大概就是偏爱萝莉吧,几乎没玩过成男成女体型。每次说起来朱痕都对他的恶趣味嗤之以鼻,但是当事人反而是一本正经的替对方惋惜,说是不懂游戏的乐趣。

  羽人原本是不玩网游的,但是架不住断雁西风拉阿九下水,阿九拉慕少艾下水,慕少艾又笑眯眯地拉自己下水,所以最后还是弄了个耍双刀的明教。只是别人家喵哥都是怎么骚气怎么来,就羽人一脸整天苦大仇深地蹲圣墓山山顶看月亮。

  此时羽人看看面前这个转着圈圈的秀萝。嗯……标准萝莉脸,一头白发,浅黄色成衣,唯一算得上标志特征的大概就是与本人一样在左眼下有条墨色刺青。总而言之,这个萝莉非常符合慕少艾的风格和审美。画面忽地一转,萝莉飘然转身收了双剑和满屏的粉色,浅黄裙摆荡出一朵花,然后界面就弹出一个提示:

   “玩家【呼呼艾艾】想和你抱抱,请问是否同意?”

    羽人非獍愣了一下,鬼使神差地点了确定,接着就看到游戏里自己那个背着货物的喵哥单膝跪地拥抱了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了将近半个人的小萝莉。周围被来往交接任务的人潮所包围,所有人皆沉醉于自己江湖中,没人注意这里的小插曲。羽人拉着视角来回转了几圈,画面定格在小萝莉隐隐含笑的脸上。

  这多像慕少艾啊……那个人也是这样慈眉善目,隐隐含笑,浑然天成的乐天派。想到这里,羽人心思一动,点开幻境云图,就着拥抱的姿势就截了张图下来,小小的黄衣萝莉掂着脚尖几乎整个人都埋在了喵哥怀里,当真是小鸟依人。

   密聊频道里又是一声响,羽人瞥了一眼,是慕少艾发来一个YY房间号,点开手机YY刚插上耳机就听到慕少艾清浅的笑声响在耳边:“怎么,羽仔还没抱够呀?”

  羽人猛然想起游戏中两个角色还抱着呢,不由得耳朵一热,赶紧点了取消,看着游戏里匆匆分开的两个角色,羽人问到:“走吗?”

   “呼呼,等我先接个任务……”说完,黄衣萝莉就跑开了,不一会耳边就传来慕少艾带着笑意的声音:

  “羽仔,我们走吧~”

  “嗯”羽人短短应一声,翻身上马跑在前面,慕少艾的秀萝就跟在后面。

  其实吧,跑商这种东西真还得看脸,天有不测风云说的就是这个。刚跑出据点没多长时间,两人就被劫镖了。

  先是跑在后面的慕少艾被一个隐身的恶人喵哥拉下马缴械。所幸秀萝切的是云裳,慕少艾一看情况不对,立马操作跳来,顺便给自己甩了几个风袖回血。羽人一看有人劫镖,下意识一个蹑云冲过来替慕少艾挡着,一连串操作很是犀利,但奈何对方装分太高,最终羽人还是被打死了。

  看着游戏里死掉的角色,羽人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劫镖这种事各凭本事,谁也怨不得谁,他现在只是想提醒慕少艾赶紧跑,一个奶秀对上高装分的明教根本手无缚鸡之力。

   然而击杀了羽人的喵哥后,这个劫镖明教并没有对秀萝下手,只是悠哉地捡了地上的碎银,甚至还在近聊频道里发消息调戏慕少艾的秀萝,大致意思就是“秀萝萝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不打你啦~小妹妹要不要认识一下呀~”最后还恶俗地加了个飞吻。

   羽人当时就面色一寒,但奈不住自己已经躺尸了,刚想点回营地,画面一转,却是慕少艾将羽人拉起来了。

  “羽仔,你先别起来。”

   “好。”羽人应了一声,其实他觉得慕少艾有点生气了,从他被打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声,只有两个人的YY频道里一时静的可怕。

   只见慕少艾操作着秀萝淡定地拉完人,然后,干净利落地换装备,切冰心,瞬间从背包里掏出一把精六插八的12段武器,抬手一招剑神无我就把对面给打懵逼了,接下来又是一系列连招,羽人非獍隔着耳麦都能听见噼里啪啦搓键盘的声音。约摸半分钟劫镖明教就再起不能,这时候羽人才点了确定起来打坐回血,就听到YY里慕少艾带着点张扬的笑声:“敢动我的人!你还是太嫩~”

  事后羽人才不会承认当时真的被慕少艾给帅到啦(/▽╲)


摸鱼的结果大概就是什么都想写进去,但是什么都写不好_(:зゝ∠)_
人物严重OOC,也就看看乐乐吧……
  

白嫖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回报社会了_(:зゝ∠)_
最近再补剑踪和刀戟,全程最心疼的也只有少艾了吧……看个剪辑分分钟哭成狗QAQ
因为还没有补完,人物还是OOC,道友们非喜勿喷

我……来填坑了_(:зゝ∠)_拖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
人物日常OOC,还是希望大家喜欢,非喜勿喷啊……

之前中元节的一个脑洞,迟迟没写,直到前几天翻出来手稿_(:зゝ∠)_
人物OOC,非喜勿喷,还是希望各位观众老爷喜欢

跳票了不知道多少天我终于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坑……_(:зゝ∠)_
相信我对这一对是真爱
图片看不了就试试链接吧_(:зゝ∠)_我也是第一次用简书
http://www.jianshu.com/p/8cf5e0600088

相与绘浮生

古风设定
文笔渣,剧情拖沓,人物ooc
非喜勿喷

以下正文

————————————————————
第二章 浮光
  “多谢惠顾,李员外,请慢走。”
  天香楼外,江烁施施然向对方行礼。
  而吃足亏的李员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恶狠狠地“哼”了一声后便拂袖而去。
  江烁则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欣然起身,掸掸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又掏出刚刚签到手的地契,细细端详了好一会才满意地放回贴身内袋。于他而言,生意只要做到就好,管他有什么想法呢!
  “好了,生意做成了,那么接下来……秦二?秦二!”
  江烁大声呼喊着同伴的名字。奈何他微弱的呼喊在繁华街市的喧嚣中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一下就被淹没在不知哪个角落。往来人群熙熙攘攘,伛偻提携,络绎不绝。商人,书生,农夫,老翁……什么样的人都有,只是偏生没有他要找的那个。
 “要命,那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
  江烁不满地嘟囔着,不想蓦然回首,那人却在人影阑珊处。
  彼时,暮色微沉,夕阳正好,那人披着玄色外袍,坐在馄饨摊旁的木椅上,略长的头发用红绳松松垮垮地扎成一个小辫,斜搭在肩上。论年纪,不过与江烁相仿,但他偏生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来;似水,波澜不惊,淡然沉静,又似冰,杀伐决断,披荆斩棘。
  只是此时那人正专心致志地逗着膝上的小奶猫,像归刀入鞘般将全身锋芒收敛,连平时不苟言笑的侧脸都染上一丝柔和。正赶上馄饨开锅,温吞的白色悠悠腾起,铺天盖地,将那人的轮廓吞没,好似有一双看不见的双手,朦胧中描摹着他的侧颜。
  江烁不由看呆了,从没觉得那人如此耐看,整个人沉浸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中。像是察觉到了目光,那人扭头看向江烁,先是一愣继而莞尔一笑。透过迷蒙的水雾,余晖将他弯起的唇角镀上光辉,一切都安然美好。
  “江烁。”那人起身,低低地唤道,“过来。”
  不知怎么的,江烁总觉得脸上烧得很,心跳也忽得加快,果然天热容易上火。
“哎,秦一恒,这单生意做成了,你功劳最大,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江烁顾左右而其他。
  “就吃这个吧!”秦一恒一指旁边的馄饨摊。
  “出息!”江烁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就不能换换别的吗!老吃这个,又不会吃出花来!”
  “可是我想吃这个啊!”秦一恒无辜地眨眨眼。
  “好好好,随你!”江烁略带不自然地别过头,不去看秦一恒的脸,自顾自在桌边坐下,耳尖有点发红,“老板,来俩碗馄饨!”
  “好嘞!”
    在江烁看不见的地方,氤氲蒸腾的雾气轻掩了秦一恒笑盈盈的眉眼。

————————————————TBC

完了,好像把秦爷写崩了_(:_」∠)_
下一章正片开启(ง •̀_•́)ง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๑•ั็ω•็ั๑)

相与绘浮生

观众姥爷须知:
古风设定
背景是瞎编的,但年号是真的
文笔渣,逻辑性全无,主要为自产自足(maya凶宅圈好冷 我都快饿死了_(:_」∠)_)
如有错别字,感谢各位小天使帮忙指出
如有雷同,算我抄的
最后一句,非喜勿喷

那么,以下正文

————————————————————
第一章 陽春
  北宋 淳化年间
  金陵 天香楼
  装饰得古色古香的雅间内坐有两人。一位年过半百,衣着花哨,打扮配饰皆是穷奢极侈,无一不显露这一位财大气粗的地主的身价。只是那连紫金宽袍都包裹不了的肥胖身躯,反倒使这位大地主显得愚笨庸俗。
  而这位地主对面的男子则要年轻的多。不过弱冠之年,却生得温润俊朗。身着一袭白衣,并无过多纹饰,只是不经意间露出用金丝绣出滚云边的袖口,举手投足间从容低调,更具一种书卷气。
  “这价钱已经很公道了,李员外不再考虑下?”
  白衣青年微微浅笑,把玩着桌上的绿玉盏。一点碧色在他修长白皙的手指间流转,煞是好看。
  而白衣青年口中所说的李员外就没有这么悠闲了,油光满布的脸涨得发紫,更显得他面目狰狞,种种表情无一不表示他此刻气愤至极。而他 听到白衣男子这话,更是没好气,差点咆哮出口。但到底都是生意人,场面话还是要说的。于是深吸一口气,暗咬着牙开口。
  “此言差矣,江老板,你这价格可有点欺负人了。不说别的,李某人这几十年沉浮商海,多少还是知道点……”
  “但这宅子到底还是出过人命了,不是吗?”白衣青年迅速截住话头,“毕竟这么晦气的事,就算再好的宅子也无有办法。”末了,又施施然补上一句,“更何况‘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的道理,李员外您不会不懂吧?”
  他笑得极精明,半眯起来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算计,像极了一只狡黠的狐狸,盯着自己的猎物,势在必得。
  那李员外被他堵得无话可说,不由又是一阵气结。要不是自己宅子出了事,跟着好似走了霉运般连生意也一落千丈,如今更是山穷水尽,才想着把宅子卖了,一来以解燃眉之急,二来也算把晦气源头给丢了,转转运气。谁知道会遇上这么个祖宗。李员外又想起初见这个白衣青年时,那时见他彬彬有礼,微微笑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就想挖了自己双眼。
  “幸好自己当时没以为他好欺负,没给他下过绊子,不然还不知道会被这只狐狸整成什么样子!”事到如今,李员外也只能这么庆幸了。
  “李员外!”
  这位名为江烁的白衣青年突然将手中不停把玩的绿玉盏扣在雕工精良的楠木桌上,顿时磕出一声脆响,惊得出神的李员外差点没跳起来。
  当时被雕花木格窗筛过的阳光星星点点,撒满个雅间,明亮的有些刺目。白衣青年微微眯着眼,慵懒地像只吃饱喝足的狐狸,笑得一脸张扬。
  “那么,您考虑好了么?”

——————————————————TBC
药丸药丸,写着写着就爆了字数,只好分章了_(:_」∠)_
结果写这么多秦爷还没出场←_←我的锅!!(´இ皿இ`)
下章秦爷出场!!下下章进入主线(要是我不爆字数的话←_←)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关山万里路 拔剑起长歌
【看了动态漫画 长歌真是帅出新高度!!~\(≧▽≦)/~付上白斩鸡大大送的长歌~以后练个琴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