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月冷

困而为人二十载,难换君心似我心

冷香远(上)

又是不知道中和下什么时候写完系列_(:зゝ∠)_
给道友小天使地回礼!! @丹枫影 么么哒!
请诸君带着十米厚的粉丝滤镜来看QAQ
————————————————————————————

安静雅室内,鷇音子在软榻上缓缓睁开眼睛,一入眼便是一个白发飘飘的身影。

那个身影的主人背对着鷇音子坐在茶几旁,沏茶动作行云流水又优雅舒心,一头雪色发冠未着,长长的发丝服服帖帖地垂在身后。许是察觉到身后的动静,这位白衣儒生搁下手中茶壶盖随手拿起旁边的白羽扇,转过身,以扇掩面,只露出细细弯弯的清秀眉眼。

“你可算是醒了。”

鷇音子见故人面容,内心一时气血翻涌,虽然表面上依旧一副眉头紧锁苦大仇深的模样;刚想开口说着什么,却感觉喉头如似火燎,口舌生烟,晦涩难言。

“先生何不过来坐坐?喝杯茶润润嗓子,”三余无梦生轻摇羽扇,微微笑意礼貌而疏离,“反正您已经躺得够久了。”

鷇音子依言在茶几边落座,三余拨了一杯茶到他面前,“此茶名为香碧影,取其茶汤青碧,茶香馥郁悠长之意,其味甘甜清冽,请品尝。”

鷇音子盯着被拨到面前的那杯茶,沉默不语。冰白茶碗中涌着一湾清泓,茶香沁脾,使人精神为之一振。半晌,鷇音子执起茶碗,仰头一饮而尽,顿觉一泓清泉如春风化雨般滋润五脏六腑的干渴。

“哎呀哎呀,难得沏一杯好茶,就被这样牛饮浪费了……当真可惜了……”

白发儒生摇扇掩面叹息,一脸不值,“当真是一个不解风月之人。”

“三余,”鷇音子清了清嗓子,开口唤到。

“欸~不急,三余知道先生此刻满腹疑问,稍后便会一一解答,”三余无梦生低敛双目,嘴角流露一丝苦笑,眸中红光暗淡,“反正你我皆是已死之人,眼下无事一身轻,纵使苦境如何大乱,也与你我彻底无关了。”

鷇音子依旧一言不发,视线紧紧连在三余无梦生的脸上,久到他以为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便颇为不自在地开口。

“先生瞧了许久,可是三余脸上开花了么?”三余轻咳一声,侧身以羽扇掩面,露出白皙的耳尖却好似被烫红了一半。

“不要唤吾先生,也不许用敬称”鷇音子皱眉,末了顿了顿又开口,“直唤吾鷇音子就好。”说完这句依旧沉默地看着三余。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只闻茶汤翻腾滚沸之声。鷇音子依旧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地沉默着,而三余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白羽扇,寻思着要不要开口说点什么,空气中无形的压力自己快让自己喘不过气来了。犹豫之前,勿闻屋外人声由远及近而来,接着便是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闯入非马梦衢。

TBC

明夜游

请诸君带着一米厚的粉丝滤镜来看这篇文QAQ
人物这么OOC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妾身道歉!
给道友 @丹枫影 的点文!万分感谢小姐姐对于我文笔的信任!
以下正文

——————————————————————————

闲敲棋子落灯花。

这是君奉天踏入仙脚后脑子里出现的第一句话。

潇洒神逸的仙者背对他歪在榻上,未着发冠,一头白发自然披散,懒懒落在肩背上。他一手撑着头,指尖捻了颗黑色棋子,翻来覆去地把玩着,衬着如雪的肤色,当真是黑白分明;另一只手执了只钎子,有一下没一下拨着焦黑的烛芯,室内光线随之明明暗暗,“哔啵”一声轻响,灯芯炸开,又落一道朱泪。

此时的玉逍遥安静的像一幅画,似乎呼吸声都会惊扰到他,这样的画面君奉天怕是一辈子都看不腻,只是……君奉天微皱起眉锋,视线落在那薄薄一层内衫上,即使是在仙脚的室内,穿的也未免太单薄了……

思及此处,君奉天身形一动,轻轻夺了玉逍遥手中根本就没有好好用的钎子,顺便帮人披上外袍:“仙脚高而空气稀薄,你这样要拨到猴年马月去?”

玉逍遥本就昏昏欲睡,冷不丁被人夺了手里的东西,多少还有点蒙,一个不小心就磕到桌角,当下就痛的抱着胳膊吱哇乱叫。

“磕哪了?给我看看,那么急做什么?”虽然责备的语气严厉,但是还是掩饰不了其中紧张慌乱情绪。玉逍遥看到一双他不能再熟悉的手拉起自己磕到的胳膊,轻柔地按摩红肿处,视线顺着这双骨节分明的手往上移,一尘不染的白袖,一丝不乱的前襟,然后……嗯……一脸正气的婴儿肥……

玉逍遥眨巴眨巴紫水晶般的眼睛,愣了几秒,突然如梦初醒般大喊一声“奉天啊!”,一头扎进君奉天怀里装鸵鸟。起初君奉天还真以为他是疼的,颇为紧张得想拉起来看看究竟,但当玉逍遥的手不安分挠他的腰时,后知后觉怀里这人只不过是日常起肖,想装可怜博同情分而已。

“起来。”君奉天将怀里的人从身上扒下来,反剪了不安分的手,把人赶去榻上老老实实坐着,“胡闹,成何体统!”

“明明就是奉天你先迟到!”玉逍遥委屈,玉逍遥难受,玉逍遥很想哭。

“咳,其实我是去看离经有些耽搁了。”

“借口!”

“那离经托我带的烧鸡吃不吃呀?”

“……”

“吃!”

对此玉逍遥表示不是自己太没骨气,而是烧鸡太好吃!

“还是小离经最贴心!果真没白疼!”玉逍遥恶狠狠撕了一口烧鸡,“不像某人,放我好几个小时鸽子不说,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君奉天自知理亏,也不多解释,从衣袖中掏出两颗新鲜的大石榴,稍微划个小口子,轻轻一掰,饱满紧实的石榴子争先恐后蹦了出来,在昏黄焰光下,颗颗都透着玛瑙般晶莹的色泽。玉逍遥惬意地躺在自家师弟怀里,烧鸡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正好来点石榴子清清嘴~君奉天剥好一个,他就往嘴里丢一个,两人也不说话,整个仙脚都静悄悄的。

等到一整只烧鸡和两个大石榴都进了玉逍遥的肚子,君奉天掸掸身上的碎屑,顺便棒怀里这个人嘴角吃的亮晶晶的油抹了去。

“还在生气?”

“这就想打发我?门都没有!”

“那么,这个呢?”

玉逍遥闻声回头,就看见君奉天变戏法似的掏出一盏天灯。不过是集市上最普通的那种,用彩纸糊成方格子,中间再放一小截烛芯,暖黄色的光焰舔着彩纸,在君奉天掌心雀跃着。

“这是……你买的?”

“是卖石榴的那位店家送的,”君奉天顿了顿,灼灼眸光中映着玉逍遥的影子,“今日是中秋。”

“原来已经是中暑了啊……”玉逍遥双手捧过天灯,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微笑,“还记得以前中秋玉萧缠着要放天灯,结果我们俩翘课溜出去买却不会放,差点把后山都点着了……”

提及往事,两人皆是默契地相视一笑,只是念及往事,有难免伤怀。斯人已逝,来者犹可追,前路漫漫且不易,小师妹在天之灵也会希望他们能携手走下去吧。

“玉逍遥,我们去放天灯吧。”

“好。”

两人行至仙脚边际,入眼别是一番风景。

是夜静谧无声,朗月星稀,圆影澄亮明澈,隐隐月色忽而缥缈不定,忽而明丽鉴人,幽幽清晖光华流转,照人心魄。这月色倒是与平常望月夜别无二致,却见数以百计的天灯穿越云层袅袅而来,放眼望去,漫如星子的暖光随风逐流,游离于云海之上。

月沉碧海望重楼,谁放明灯惹梦游。

“奉天奉天!快许愿!这样的美景可是只有在仙脚才看得到,别浪费了!”

许愿?他应该许什么愿?君奉天掩在袖子中的手不由握紧,许天下海晏河清?百姓安居乐业?妖气尽扫,魔氛尽除?不,他从来都不是佛祖,没有博爱天下的胸怀,甚至可以说是自私,希望玉逍遥眼中永远只有自己。这一路磕磕碰碰走来,他已失去了太多,事到如今可是一个都不想少了,百转千回,也不过望眼前心悦之人平安。青丝白发,不过朝暮之间,只是这种心悦之情却是从未变过,从很久之前到很久之后。

“奉天?奉天!”玉逍遥兴高采烈地许完愿,回头却发现自家师弟盯着他的后脑勺神游,难道是被自己英俊的后脑勺给迷住了?

“你许了什么愿啊?说来听听!”

君奉天唯一偏头躲过玉逍遥伸向脸的魔爪,轻轻抓着他的手拢在掌心,顺势将人脱单怀里抱着。

“许愿这种事说出来还会灵验吗?”

他从来都不是会讲感情流露于面色的人,这种事果然还是要用行动来证明的啊。看着怀里人羞得通红的耳间,君奉天心情大好,再扳过脸来亲一口,嗯,石榴真甜。

人间每寄千般愿,借问飘摇风送处。

雪满头

对于住在仙山的人来说最喜欢的节日除了清明就是中元节了。

清明节是可以接受到还健在的亲朋好友捎过来的各种礼物,而中元节则是大家可以挣脱“门”的束缚,去看看仍活在苦境那些令自己魂牵梦挂的人。

对此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慕先生表示:“哎呀呀,老人家好久没有出门了,也不知道现在苦境行情怎么样,琉璃仙境是不是还是日常爆炸?”

落下孤灯

今天的落下孤灯还是一如既往地白雪飘飘。

羽人非獍拉着他的二胡,曲调依旧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通常此时他都是孤身一人,不过今日来了个鹤发童颜的黄衣药师,背靠着羽人非獍坐在地上,呼呼地抽着黄竹管的水烟,一脸满足地笑眯着眼睛,活像一只晒着太阳睡懒觉的橘猫。

二胡曲调断断续续,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于此相对的黄衣药师的嘴也是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从“西风小妹生了个大胖小子,老泊仔高兴得差点没绕着仙山跑三圈”说到“老缺仔昨天又来抢我酒喝,把朱痕捎给我的最后一瓶全喝光了,一滴都没剩,这是极为不道德,我们要强烈谴责他”又说到“前两日隔壁山头又来了个美人,长得可真水,哎呀呀,只可惜……”

听到最后羽人非獍实在受不了了,二胡一丢,忍无可忍地开口:“慕少艾!如果话少一点,你的人可以可爱一倍!”

慕少艾闻言一愣,托在掌心把玩的黄竹烟管一停,随即又展颜笑了,应到:“好呀!羽仔,那我不讲话了,你讲给我听好不好?”说完就凑到羽人面前笑眯眯地盯着他看。

羽人一下子被盯得不好意思,别扭地转过头去错开视线,却又被慕少艾捧着脸扭了过来。他比划了一下,疑惑地开口:“哎呀,羽仔我说你是不是胖了呀?”说完还捏捏羽人腮帮子上的肉,嗯,手感不错。

“没有!”羽人恼羞成怒,挣开放在脸上的手,张开大翅膀就想飞走,却不防慕少艾直接整个人扑到自己怀里,手忙脚乱怕人摔着就抱了个满怀,张开翅膀也不飞了,就抱着人呆呆站在原地。

慕少艾蜷在羽人怀里听着强壮有力的心跳吃吃笑着,他的羽仔不管过了多少年依旧是从前那个样子,表面上生人勿近,其实呀心里比谁都好,多好呀,还好当年那个计谋成功了,不后悔呀不后悔呀。

羽人哪知道怀里这个人的弯弯心思,只是觉得终于安静不闹了的慕少艾真的太美好了,无意识地下巴抵着怀中人的额头上,紧皱的眉心微微舒展来,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那一刻时光宛若停滞。

“羽仔,你就真的没什么想说的嘛?”

“……”他现在倒是挺想把怀里这个破坏气氛的家伙打一顿,可惜不舍得。

“真的没有嘛?”慕少艾星星眼状。

“……”

“哎呀呀,算啦算啦,老人家逗你玩呢……哇!羽仔你干嘛?!”猝不及防就被公主抱然后飞起来的慕少艾本能搂住羽人的脖子,“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能受惊吓啊!”

羽人没有应声,只是抱着人飞起又稳稳落在落下孤灯的亭顶上。纷纷扬扬的白雪落个不停,拂了一身还满。羽人明明知道怀中之人早已不是此世之人,没有五感病痛,却依旧将翅膀微微收起,像手一样把慕少艾护在中心。

“慕少艾”,羽人开口,这是今晚第一次如此正经地唤他的名字,已经完全长大的白衣青年伸出一只手摇摇指着山下,“你看到了么,那间黄屋子是阿九开的医馆。”

眼前风雪肆虐,铺天盖地的白色吞没视线,哪里看得到什么黄色的屋子?慕少艾微微阖了眼,却仿佛那间屋子就在面前。

“我看到了,那间医馆是不是檐下挂着六翼风景?哎呀呀,阿九也太懒了,怎么用茅草做的房顶?这要是下雨了了怎么办?果然还是要请朱痕帮忙砌个房顶……”

“慕少艾,”一双粗糙温暖的手附上了双眼,“你不要哭。”

“我没有哭”,我只是高兴。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他所爱的人所豁出命去救的人都过的很好,慕少艾是真的高兴,就算自己没有办法陪着一起走下去,只要他们一生从此平安喜乐,他也知足矣。

有软软的触感落在眉心,接着是双眼,脸颊,最后是……嘴唇。慕少艾的体温已不是常人,羽人的吻却好像裹着一团团火似得,将他吻的快点着了。灵活的舌尖在两人口中你来我往地纠缠着,羽人深深吮吸着他口中每一点空气与液体,仿佛还能尝到从前苦糖的余味,舌尖扫过每一寸牙齿,最后才好似满足般得退出。

慕少艾被吻瘫在羽人怀里,气息不稳,面色绯红,却依旧改不了爱开玩笑的坏毛病,“哎呀呀,小年轻就是血气方刚,老人家我可受不了……”

“慕少艾”,羽人扳起他的脸,额头抵着额头,深深地望进他的瞳仁里去,“我想你。”

慕少艾看着倒映在羽人瞳仁中自己小小的样子,忽得笑了。

“傻羽仔,我也是。”

君在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本来只是突发中元节一个场景,没想到最后被我写出了这么多字。
大半夜码这种文章最后自己都被虐的掉眼泪
少艾QAQ

【缺万】晨光(上)

中元节来炸个尸,萌了对超级冷的BG我很崩溃……
想写迷糊总裁俏助理,给缺舟和雪夜疯狂打Call!
人物OOC,想写有点迷糊的缺舟和能干帅气的雪夜!
以下正文,非喜勿喷

————————————————————————————
今天早上缺舟一帆渡醒的时候,万雪夜并不在身边。

穿堂风撩起纱帘,秋日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投映到脸上,明亮却不十分灼人。洁白的绒被像潮水一样拥着缺舟,于是晨光太过耀眼,被里的人惺忪睁开眼,瞧了瞧天色,又嘟囔着埋进被窝里翻个身,伸手想搂住自己的小娇妻再睡个回笼觉。

但是翻身伸手却没有搂到人,反而是迷迷糊糊没控制好力度,扑空之后手臂就直直摔在床上,地板传来枕头落地的声响。

啊,这回是真的醒了。

缺舟拥着被子慢吞吞地在床上坐起来,抱着砸得有些疼的胳膊,神情看上去特别无辜。刚睡醒的他脑子还有点空,这个时候不管是看人还是看物都是特别迟钝,别人问什么, 他就答什么。所以有时候深谙其作息的万雪夜就会趁这段空白期,占一些口头便宜,再顺便录个音之后放给缺舟听,只是当事人多半又会面红耳赤羞愤欲死。没办法啊,谁叫正常状态下的缺舟一帆渡是属神棍的,说话绕来绕去云里雾里,动不动就深刻禅理,经常让说话做事走直爽路线的万雪夜听得想打人。

不过这段空白期还是跟短啦。清醒的缺舟依旧是那个正常状态下的神棍,顶着张仙气飘飘的脸,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把对手一个个忽悠到洗脑。

回过神的缺舟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适应了室内明亮的阳光,视线扫去四下却是没有看到万雪夜的身影。

“雪夜~雪夜~”缺舟带着些许鼻音拖长了调子念着自家小娇妻的名字,手边床铺早已没了温度,说明人早就起床了,但是雪夜却没有应声,是不是出门了?

楼下厨房隐隐约约传来声响,空气中浮动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勾得人神往。缺舟随手从床头扒出条裤子套上,衬衫翻了半天没找到也就不穿了,所幸天并不冷,草草收拾一下,他就踩着毛绒大拖鞋下了楼。

TBC
总感觉叫雪夜小娇妻会被冻气入体_(:зゝ∠)_​​​

刀戟的剑三日常

纯属瞎掰,无聊产物,基三PV10086,技能设定不对的请勿喷

下文开始

————————————————————

  今天羽人非獍忙完兼职之后难得有时间上线。

  点开游戏,登号,上线,做日常。

  羽人在这个服的号是个喵哥,刚满级没几个月,一身浩气阵营装备,不算大也不算小。

  本来也就打算做个日常消磨消磨时间就去睡觉,羽人在神行马嵬驿之后刚接了跑商任务忽然就听到密聊一声响,点开频道,是慕少艾。

  “【呼呼艾艾】悄悄对你说'哎呀,羽仔今天有空上线呀?'”

 “你悄悄对【呼呼艾艾】说:'嗯,做个日常'”

  “【呼呼艾艾】悄悄对你说:'跑商是吗?等我神行一起呀……”

  随即一个组队申请就被丢了过来。

  羽人随手点了同意,然后就背着货物在原地挂机,不一会一个秀萝就神行到他面前转圈圈。

  话说少艾这个人吧,本职是个药师,于是在游戏里也玩的是个奶妈,五七万歌都有而且玩的还不错,唯一癖好的大概就是偏爱萝莉吧,几乎没玩过成男成女体型。每次说起来朱痕都对他的恶趣味嗤之以鼻,但是当事人反而是一本正经的替对方惋惜,说是不懂游戏的乐趣。

  羽人原本是不玩网游的,但是架不住断雁西风拉阿九下水,阿九拉慕少艾下水,慕少艾又笑眯眯地拉自己下水,所以最后还是弄了个耍双刀的明教。只是别人家喵哥都是怎么骚气怎么来,就羽人一脸整天苦大仇深地蹲圣墓山山顶看月亮。

  此时羽人看看面前这个转着圈圈的秀萝。嗯……标准萝莉脸,一头白发,浅黄色成衣,唯一算得上标志特征的大概就是与本人一样在左眼下有条墨色刺青。总而言之,这个萝莉非常符合慕少艾的风格和审美。画面忽地一转,萝莉飘然转身收了双剑和满屏的粉色,浅黄裙摆荡出一朵花,然后界面就弹出一个提示:

   “玩家【呼呼艾艾】想和你抱抱,请问是否同意?”

    羽人非獍愣了一下,鬼使神差地点了确定,接着就看到游戏里自己那个背着货物的喵哥单膝跪地拥抱了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了将近半个人的小萝莉。周围被来往交接任务的人潮所包围,所有人皆沉醉于自己江湖中,没人注意这里的小插曲。羽人拉着视角来回转了几圈,画面定格在小萝莉隐隐含笑的脸上。

  这多像慕少艾啊……那个人也是这样慈眉善目,隐隐含笑,浑然天成的乐天派。想到这里,羽人心思一动,点开幻境云图,就着拥抱的姿势就截了张图下来,小小的黄衣萝莉掂着脚尖几乎整个人都埋在了喵哥怀里,当真是小鸟依人。

   密聊频道里又是一声响,羽人瞥了一眼,是慕少艾发来一个YY房间号,点开手机YY刚插上耳机就听到慕少艾清浅的笑声响在耳边:“怎么,羽仔还没抱够呀?”

  羽人猛然想起游戏中两个角色还抱着呢,不由得耳朵一热,赶紧点了取消,看着游戏里匆匆分开的两个角色,羽人问到:“走吗?”

   “呼呼,等我先接个任务……”说完,黄衣萝莉就跑开了,不一会耳边就传来慕少艾带着笑意的声音:

  “羽仔,我们走吧~”

  “嗯”羽人短短应一声,翻身上马跑在前面,慕少艾的秀萝就跟在后面。

  其实吧,跑商这种东西真还得看脸,天有不测风云说的就是这个。刚跑出据点没多长时间,两人就被劫镖了。

  先是跑在后面的慕少艾被一个隐身的恶人喵哥拉下马缴械。所幸秀萝切的是云裳,慕少艾一看情况不对,立马操作跳来,顺便给自己甩了几个风袖回血。羽人一看有人劫镖,下意识一个蹑云冲过来替慕少艾挡着,一连串操作很是犀利,但奈何对方装分太高,最终羽人还是被打死了。

  看着游戏里死掉的角色,羽人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劫镖这种事各凭本事,谁也怨不得谁,他现在只是想提醒慕少艾赶紧跑,一个奶秀对上高装分的明教根本手无缚鸡之力。

   然而击杀了羽人的喵哥后,这个劫镖明教并没有对秀萝下手,只是悠哉地捡了地上的碎银,甚至还在近聊频道里发消息调戏慕少艾的秀萝,大致意思就是“秀萝萝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不打你啦~小妹妹要不要认识一下呀~”最后还恶俗地加了个飞吻。

   羽人当时就面色一寒,但奈不住自己已经躺尸了,刚想点回营地,画面一转,却是慕少艾将羽人拉起来了。

  “羽仔,你先别起来。”

   “好。”羽人应了一声,其实他觉得慕少艾有点生气了,从他被打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声,只有两个人的YY频道里一时静的可怕。

   只见慕少艾操作着秀萝淡定地拉完人,然后,干净利落地换装备,切冰心,瞬间从背包里掏出一把精六插八的12段武器,抬手一招剑神无我就把对面给打懵逼了,接下来又是一系列连招,羽人非獍隔着耳麦都能听见噼里啪啦搓键盘的声音。约摸半分钟劫镖明教就再起不能,这时候羽人才点了确定起来打坐回血,就听到YY里慕少艾带着点张扬的笑声:“敢动我的人!你还是太嫩~”

  事后羽人才不会承认当时真的被慕少艾给帅到啦(/▽╲)


摸鱼的结果大概就是什么都想写进去,但是什么都写不好_(:зゝ∠)_
人物严重OOC,也就看看乐乐吧……
  

白嫖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回报社会了_(:зゝ∠)_
最近再补剑踪和刀戟,全程最心疼的也只有少艾了吧……看个剪辑分分钟哭成狗QAQ
因为还没有补完,人物还是OOC,道友们非喜勿喷

我……来填坑了_(:зゝ∠)_拖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
人物日常OOC,还是希望大家喜欢,非喜勿喷啊……

之前中元节的一个脑洞,迟迟没写,直到前几天翻出来手稿_(:зゝ∠)_
人物OOC,非喜勿喷,还是希望各位观众老爷喜欢

跳票了不知道多少天我终于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坑……_(:зゝ∠)_
相信我对这一对是真爱
图片看不了就试试链接吧_(:зゝ∠)_我也是第一次用简书
http://www.jianshu.com/p/8cf5e0600088

相与绘浮生

古风设定
文笔渣,剧情拖沓,人物ooc
非喜勿喷

以下正文

————————————————————
第二章 浮光
  “多谢惠顾,李员外,请慢走。”
  天香楼外,江烁施施然向对方行礼。
  而吃足亏的李员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恶狠狠地“哼”了一声后便拂袖而去。
  江烁则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欣然起身,掸掸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又掏出刚刚签到手的地契,细细端详了好一会才满意地放回贴身内袋。于他而言,生意只要做到就好,管他有什么想法呢!
  “好了,生意做成了,那么接下来……秦二?秦二!”
  江烁大声呼喊着同伴的名字。奈何他微弱的呼喊在繁华街市的喧嚣中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一下就被淹没在不知哪个角落。往来人群熙熙攘攘,伛偻提携,络绎不绝。商人,书生,农夫,老翁……什么样的人都有,只是偏生没有他要找的那个。
 “要命,那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
  江烁不满地嘟囔着,不想蓦然回首,那人却在人影阑珊处。
  彼时,暮色微沉,夕阳正好,那人披着玄色外袍,坐在馄饨摊旁的木椅上,略长的头发用红绳松松垮垮地扎成一个小辫,斜搭在肩上。论年纪,不过与江烁相仿,但他偏生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来;似水,波澜不惊,淡然沉静,又似冰,杀伐决断,披荆斩棘。
  只是此时那人正专心致志地逗着膝上的小奶猫,像归刀入鞘般将全身锋芒收敛,连平时不苟言笑的侧脸都染上一丝柔和。正赶上馄饨开锅,温吞的白色悠悠腾起,铺天盖地,将那人的轮廓吞没,好似有一双看不见的双手,朦胧中描摹着他的侧颜。
  江烁不由看呆了,从没觉得那人如此耐看,整个人沉浸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中。像是察觉到了目光,那人扭头看向江烁,先是一愣继而莞尔一笑。透过迷蒙的水雾,余晖将他弯起的唇角镀上光辉,一切都安然美好。
  “江烁。”那人起身,低低地唤道,“过来。”
  不知怎么的,江烁总觉得脸上烧得很,心跳也忽得加快,果然天热容易上火。
“哎,秦一恒,这单生意做成了,你功劳最大,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江烁顾左右而其他。
  “就吃这个吧!”秦一恒一指旁边的馄饨摊。
  “出息!”江烁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就不能换换别的吗!老吃这个,又不会吃出花来!”
  “可是我想吃这个啊!”秦一恒无辜地眨眨眼。
  “好好好,随你!”江烁略带不自然地别过头,不去看秦一恒的脸,自顾自在桌边坐下,耳尖有点发红,“老板,来俩碗馄饨!”
  “好嘞!”
    在江烁看不见的地方,氤氲蒸腾的雾气轻掩了秦一恒笑盈盈的眉眼。

————————————————TBC

完了,好像把秦爷写崩了_(:_」∠)_
下一章正片开启(ง •̀_•́)ง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๑•ั็ω•็ั๑)